您的位置:首页
> 走进江干 > 江干人文 > 名人文化
难忘城东的快乐童年
  • 来源:江干新闻网
  • 发布时间:2017-12-11
  • 字体:【
  • 保护视力:
  • 浏览次数:
  • [打印] [关闭]


城东,杭州的一块风水宝地,在老杭州人的心目中,它是供应杭城市民的菜篮子。早在南宋时,城东庆春门外就是一片菜园:“弥望皆菜圃”。“东菜、西水、南柴、北米”中杭州历代相传下来的具有城市四门经济特色的民谚。这“东门菜”就形象地道出了城东历来别具风貌的杭城一景。清康熙南巡杭州到城东时,曾写诗:“东南农事已春深,菜垄花开满地金。”我小时候由于就住在沿着贴沙河的庆春门附近,对城东一带风貌景物印象尤其深刻,从艮山门、庆春门到清泰门,那清新悠然的田园风光,那极目尽舒的自然野趣,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满地的菜地和果园,纵横交错的一个个池塘,艮山门外茫无边际的桑树和一个个竹园,尤其是在那条沿着城东长长的日夜流淌的清澈贴沙河水中游泳的情景,让我回顾起儿时在城东度过的快乐童年生活,回味良多,似乎仍历历在目。古城墙、贴沙河、桑树林、络麻地、放风筝、抲蟀蟋、踏茡荠……只要回想起孩童时在城东玩耍时的快乐情景,时时给我一种温馨的难忘回味。

那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艮山门到城站沿着贴沙河的城内西侧,还有高高低低的残存的古老城墙,站在城墙上向东眺望,炊烟起处,千百杨柳。那大段残存的古城墙不高,坡也不陡,从城墙下到顶上只要几分钟就可到达,这成了我们儿时伙伴们最爱上去玩的地方。我们在城墙上爬上爬下相互追逐,在两边的坡下捉迷藏,有时还随手抓起城墙上松散的泥土,捏成一团,掷向对方,名曰“打土仗”。在城墙上放风筝也是我们最爱玩的游戏,拿着自己纸糊的风筝不停地在城墙上跑,玩累了,身上弄脏了,就翻下城墙那一侧,跳进贴沙河中游泳,水性好的几个小伙伴最爱玩谁先游到对岸,谁又能游几个来回,记得游泳最好的友智、炳峰还爱游到城河中间,一个猛子一个猛子躲到河底在石头碎瓦中摸河虾,当他们上岸时,裤腰一圈都是塞满了河虾,连嘴中、手上还有河虾。盛夏时,河对岸的络麻地蟋蟀最多,只要翻开一块石头、砖块中常有惊慌失措的蟋蟀乱蹦乱跳出来,连忙用网兜罩牢后,就将蟋蟀放进小竹筒或纸筒儿里,然后就到庆春门外的石桥上,各自放进蟋蟀盆里斗蟋蟀。要是自己一只打败了,又换一只放进盆里,蟋蟀儿的响亮叫声和精彩决斗总是能带来无穷的童年乐趣。

要是星期天,几个小伙伴还常相约到城东的艮山门、清泰门一带玩耍。艮山门大片大片绿油油的桑树林,总是一望无际,据悉,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对杭州嫩绿茂盛的桑树叶儿在《诗经》中就有记载:“隰桑有阿,其叶有幽。”采桑葚果儿吃,要吃到满嘴紫黑、小肚鼓鼓才肯回家。那时艮山门外家家户户都养有“蚕宝宝”,有时我们还走进养蚕之家看着蚕宝宝吃桑叶、织茧吐丝。

五十年代,艮山门外还有水田。水田地里还种有又大又红的茡荠,我们脱下鞋,光了脚在茡荠田里的淤泥中使劲用小脚丫子踏,当脚上踏到茡荠后就用手伸到脚底下,从泥中挖出一颗颗大红袍茡荠来,这种茡荠又红又甜水分又多,踏上来的茡荠收获虽不多,但小伙伴们在旁边的小河中马上洗干净后,很快就吃光了。此时回家时衣服上还沾有泥巴。沿着贴沙河走到清泰门外去时,一路上可看到河虾就在脚下清澈的贴沙河水中游来游去。

那时临城墙的环城东路与解放路东端的转弯处,有一个叫金衙庄的地方,马路中央有好几株古老的大树,大树间放着几块很大的平平坦坦的大石头,附近的居民或路过的行人都很喜欢在金衙庄大树下歇息聊天,我们小伙伴也爱到此处,围着最大的一棵要五六个人才能合抱的香樟树,忽左忽右地来回跑来跑去捉迷藏、做游戏。有一次我还跟着几个比较大的孩子到清泰门外的观音塘,然后坐船到对江去买瓜果蔬菜——这是我第一次从观音塘坐船到钱塘江对岸,又是在六十年代初遭受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影响很深刻。广阔漫长的江滩上到处都是等候过江买瓜果蔬菜的杭州人和南来北往的人流和船只。喧嚣声犹如还在耳边回响,童年情景永远是那么清晰,回味无穷,仿佛正是昨天的事。

从艮山门到清泰门的城东自然风貌和田园风光成了我童年生活的快乐天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